2010-09-04(Sat)

【鳴櫻】青鳥之羽(一至五片+番外兩篇)[火影音樂系列]

本篇文章曾在台灣論壇 - 火影忍者版、百貼貼吧 - 鳴櫻吧鳴人至愛聯盟吧、鮮網 - ~ホントの想い~、無名 - ★漩渦鳴櫻★的唯愛鳴人小舖、PChome - Tea time...等都有連載,若要轉載請通知作者且註明出處,一旦查證違反法律行為後果請自負。
    【鳴櫻】 青鳥之羽


  即使知道會往下墜落,還是要繼續尋找著只屬於自己的光芒。――引用自いきものがかり - ブルーバード。


    第一片 失去


  「注意四周,別忘了我們正身在敵營中。」黑髮男子站在樹枝上對著頸子上的無線電道。

  「是。」「知道了。」金髮男子與櫻髮女子也分別站在離黑髮男子約一百公尺處的樹枝上對著無線電道。

  黑髮男子才一下完指令後,立即跳開原本站的地方,而原本站的地方現已殘破不堪。

  「可惡,被炸到衣服了。」黑髮男子抱怨著。在戰場上,只要敵方得到自身的味道,就等同於戰敗。

  「沒事吧?佐助。」聽得出來,櫻髮女子出自於關心。

  「我本身是沒事,不過等等可能就有事了。」名為佐助的男子帶著尷尬的笑容回。

  「該不會讓對方得到你的衣服碎片了?」金髮男子推測著。

  「你說呢?小心引爆符吧!」佐助帶著挑釁的口吻道。

  「呿,知道啦!還用得著你提醒啊?」

  「就是怕你不知道所以才要提醒啊!」

  「好了,鳴人、佐助別吵了,在吵下去對方都會知道我們的所在之處。」櫻髮女子勸架著,但她卻沒發現身後的影子。

  「是啊,對方會發現我們的所在之處……真是感謝妳的提醒啊!小姑娘,跟妳的同伴說句遺言吧。」湯忍者村的忍者站在櫻髮女子的身後對著她道,但他沒想到他說的話已經透過無線電傳給其他兩人。

  「遺言?要說遺言的應該是你吧?」名為鳴人的男子在湯忍村的忍者後面說著這句話,「鳴人,小心後面!」

  櫻髮女子對著鳴人大喊著。

  「哼,所以你永遠都是超級大笨蛋。」佐助對著鳴人道。

  「可惡的佐助!都什麼時候還在損我?小心……」鳴人的話尚未說完,他與櫻髮女子卻突然睜大雙眼,「不會吧?!佐助――!」

  櫻髮女子的哭喊聲劃破天際,原本在樹梢上嬉戲的鳥兒們,都紛紛飛向藍天。

  他們的夥伴,就在他們的眼前被敵人砍成兩半,對手的冷血程度已經不是他們所能比的,他們也很清楚在這個世界中,這種事只是家常便飯罷了,有多少的人會因為執行任務而殉職,他們是再清楚不過了,但如果可以,他們寧願選擇不要看到同伴在自己的眼前死去,因為這太殘忍了。

  「嗚……嗚……」櫻髮女子哭泣著,在一旁的鳴人則是為自己的無能感到自責,「小櫻,別哭了,任務還是要繼續執行的,一直哭下去,佐助會說妳討人厭喔。」

  「說得也是,我可不想再被他說討厭了,謝謝你,鳴人。」名為小櫻的女子收起淚水,帶著勉強的笑容道。

    ※※※

  「殉職者一名,任務算是順利完成吧。」鳴人帶著不確定的語氣對著這個村子裡最強的忍者――第五代火影道。

  「是嗎?果然我不應該只派你們過去的,早知道我就增援了……」第五代火影顯得有點內疚,不該讓自己的徒弟親眼看到自己所愛的人就這樣在自己的眼前死去,不想讓她再重蹈自己的覆轍。

  「師傅,話不能這麼說,人都已經走了,總不能要他再起死回生吧?!」小櫻明白火影的用意,也知道她的過去,所以才會說出逞強的話。

  「對啊,綱手奶奶,如果沒有增援的話,任務也還是會完成的,妳就不要太在意了,更何況小櫻也不怎麼在乎這件事。」話剛出,原本沉重的氣氛顯得更加沉重。

  「總之……我明天就會舉辦喪禮,你們就先回去休息吧。」綱手道,她知道現在最難過的就是眼前的兩人了,但是因為個性與身為忍者應做的事,他們根本就沒有時間哭泣,忍者要在不論任何時候都不能留露出自己的感情,對他們來說太難了。

  喪禮當天,就與第三代火影去世時一樣,原本該是蔚藍的天現在卻是烏雲密佈,看起來就像是等一下就要下起傾盆大雨來了。禮堂上正中央放的是佐助的照片,其他的照片放的是同樣在此任務中殉職的忍者。

  在氣氛十分沉重的狀況下,他的昔日夥伴,也就是倖存的兩人,眼淚終於不爭氣的落下了。一個掉淚的原因是:一直在追逐的影子就這麼突然的消失在自己的眼前,讓自己茫然失措。另一個原因則是:我好不容易才追上你的,為什麼要突然就此原地不動呢?

  也一樣對佐助有好感的井野,早在得知佐助已經殉職的時候大哭一場了,現在她也只是在逞強而已,因為小櫻沒有哭的話,自己就不准哭,畢竟小櫻受到的傷害才是最大的。跟自己一樣的對佐助有好感,卻親眼看見他的死狀,最令人無法接受的是,明明就已經立誓過要靠自己的力量來保護他們兩人了,如今卻還是需要他們的保護,光靠這一點,井野就已經非常了解小櫻的想法了。現在最痛苦的不是自己,而是小櫻與鳴人啊!

  喪禮在下著大雨的日子裡結束,喪禮結束後,人們並非因為這些因公殉職的忍者而停下腳步,反而是繼續邁開腳步,往未知的未來前進,而鳴人與小櫻也是如此,他們不會因為佐助的死而從此一蹶不起,他們還是會繼續前進,帶著佐助的火的意志繼續走下去。


    第二片 任務


  「……」看著昔日合照的小櫻,想著過去的往事,眼淚又不爭氣的落下,明明說好了不要在他的面前落淚,可是卻阻止不了淚腺的分泌。『欸,我現在應該可以大哭一場吧?』

    ※※※

  趴在床上不發一語的鳴人,也沉浸在失去夥伴的傷痛中。也許佐助的死對他而言是一種打擊,但是他也知道不能再這樣下去,他可不想再被罵超級大白癡了呢。

  『叩叩-』窗戶傳來一陣敲打的聲音。

  「是卡卡西老師啊……」鳴人下意識的去看窗戶後道。

  「我想你可能會需要這個,所以就幫你帶過來了……」

    ※※※

  「怎麼現在才來,雖然第七班剛出了些狀況,但是現在沒有時間讓你們繼續感傷了。」

  五代火影的話,狠狠的刺在鳴人與小櫻的心頭。是啊!已經過去了,沒時間繼續感傷了。我們現在要的是復仇,而不是沉浸在悲傷的情緒中!

  「你們這次的任務是……為宇智波佐助報仇。對你們來說,這個任務應該是求之不得的吧?」綱手看著工作單道。

  「……」小櫻仍低頭不語,但鳴人的表情卻是躍躍欲試。

  「那這次的任務為期幾天?」鳴人搔著頭問。

  「無期,直到達成任務為止!」綱手站了起來,往小櫻的方向走去。

  「我知道妳現在還無法接受他的死,但這東西一定很管用,吃下去吧!在戰鬥中能夠派上用場的。」綱手遞給了小櫻一顆小藥丸。

  「這是……」

  「這是維他命C,我看妳沒什麼氣色的,如果因為這次的任務,我們又失去了一個戰力,那可是很可惜的。再說妳這個徒弟可是很難找的。」綱手帶著微笑回答小櫻的疑問。

  「師傅……是!我一定會完成任務的!」小櫻恢復精神後對綱手立了約定。

  「那就出發吧!」鳴人見小櫻已恢復後,提出了這個要求。

    ※※※

  「看到敵方了嗎?」鳴人對著頸上的無線電問。

  「目前還沒,你要小心一點,也許對方已經知道了我們的計畫,而以牙還牙。」小櫻小聲的對著無線電回。

  「嗯,我知道,妳自己也要小心點。」鳴人一說完,馬上就看到約東方二十里有敵人的影子。「發現敵人了,在東方二十里,也就是西方四十里。」

  「收到,作戰開始,行事作風儘量低調點,不要重蹈覆轍!」小櫻道。

  現在應該可以將師傅給我的維他命給吃了吧?小櫻看著手上的維他命,正猶豫著是否要服用。

  以任務為主,我還是將它給吃了吧!小櫻將手中的藥丸給吞了下去,此時她覺得身體好像有股力量緩慢的湧現出來。

  「鳴人,你掩護我,我去收拾他們。」

  「小櫻……好。」

  就在鳴人應聲之後,小櫻將查克拉聚集在腳上,以常人不可能做得到的速度,將其中一個敵人給秒殺了。

  不會吧?!鳴人看著小櫻那驚人的速度,不禁在心內感嘆著。

  一瞬間,原本應是要花上幾十分鐘才能結束的,因為綱手給的藥,使得這任務提前了幾十分鐘結束。

  「不可能!我們是絕對不可能會輸給妳這個小姑娘的!」看著夥伴一個個的都被小櫻給解決,令他這個倖存者感到恐慌。

  「不可能?我告訴你什麼才是不可能好了!」小櫻話才一出,就將敵方忍者給殺了。「這樣才叫做不可能。」

    ※※※

  「小櫻……妳太厲害了!告訴我,妳是怎麼做到的?」小櫻歸來時,將所有過程都看在眼裡的鳴人,對於小櫻的神速是感到不可思議。

  「我……」小櫻正要回答時,不知道是一下子用太多的查克拉還是體力消耗過多,她昏倒了!

  「小櫻、小櫻……」就在小櫻即將從樹上摔下來時,鳴人一個手勢就將小櫻攬在懷裡。

  好溫暖,是誰?是誰在抱著我?之前佐助抱著我的時候不曾這麼溫暖過,到底是誰?小櫻再陷入昏迷之前感受到了鳴人懷裡的體溫,只是她想不起是誰,陷入昏迷後,她的記憶慢慢的消逝。


    第三片 記憶


  「太好了,小櫻妳終於醒了!」鳴人對著躺在病床上的小櫻道。

  「這裡是哪?」躺在病床上的小櫻以虛弱的聲音問道。

  「木葉醫院,怎麼了?」

  「你是誰?還有『小櫻』是誰?」

  小櫻的這句話讓鳴人臉上的表情頓時失去了色彩。不,不可能!為什麼小櫻會不記得自己的名字?這太離譜了!鳴人在心中大喊。

  「好多了嗎?」即使是在這種炎熱的天氣中,依然還是蒙著面罩的卡卡西雖然看不出臉上的表情,但是從他的語氣中倒是聽得出來擔心的心情。

  「你是……?」一點都聽不出來是在開玩笑的語氣,令當場兩人都不知如何是好。

  「她……失憶了?」

  「看樣子好像是這樣……」

  「第五代火影有來看過嗎?」

  「綱手奶奶有來看過,不過她說沒有問題……」鳴人看著眼前失憶的女孩道。

  「為什麼一直看著我,我的臉上有沾到什麼嗎?」小櫻看著眼前感覺似曾相識的金髮少年道。

  「不,妳的臉上什麼都沒有。」鳴人帶著尷尬的語氣回。其實令他尷尬的不是小櫻的問題,而是為何好端端的一個人會突然變得什麼都不記得呢?他不知道問題的中心在哪,他也沒有這個勇氣去詢問。

  「看來要再請一次第五代火影過來了。」第五代火影――綱手,是這個村子裡的最厲害的醫療忍者,何種病痛找她雖然不是會全部治好,但是至少知道患者得的是何種病痛。說不定火影能夠找出小櫻失憶的原因。卡卡西抱著一絲的希望向鳴人道。

  「那我就去找綱手奶奶囉!」鳴人說完就走出病房,走出時差點與正好來探望小櫻的井野相撞。

  「走路不看路的啊?差點就把我要送小櫻的水果給打翻了!」井野生氣的對差點撞上她的鳴人道。

  「對不起嘛!不過我還是勸妳先不要進去的好,免得妳會覺得很失落。」

  「為什麼?」井野對著好心提議的鳴人道。

  「因為小櫻她……失憶了。」鳴人的話才一出,井野手上那一袋水果就像是被地心引力所吸引似的掉在地上。

  「你說的是真的嗎?小櫻她真的失憶了嗎?」井野激動的搖晃著鳴人的肩。

  「他說的都是真的,鳴人,你趕快去找第五代火影吧。」應該是井野的情緒太激動,聲音有點大,卡卡西出來道。

  「怎麼會……」井野有氣無力的癱坐在地上。對她而言,佐助的死雖然令她無法接受,但好友喪失記憶的事卻更讓她無法接受。為什麼自己最愛的人與最要好的人都要遭受到這種待遇?一個過世了就算了,居然還要她最要好的朋友喪失記憶,忘記她這個好友、忘記一同擁有的回憶、忘記一同擁有的話語,她無法接受!

  「先進來坐吧。」卡卡西邀請著井野進到病房內坐。

  「不,我想我進去可能會受到更大的打擊……」井野搖著頭婉拒卡卡西的好意。

  卡卡西也不是沒有見過世面,他很了解井野在想什麼,就如同他跟帶土一樣,如果換作是帶土失去記憶的話,他也會不想進去看他的。

    ※※※

  「什麼?小櫻她失憶了?」發出此反應的不是綱手,而是她的跟班-靜音。

  「嗯,找不出原因。」鳴人對著反應過大的靜音道。

  「所以卡卡西要你來找我?」綱手對著鳴人道。

  「綱手大人,您該不會說要放著不管吧?她可是您的徒弟欸!」靜音定論下得太快,招來綱手的白眼。

  「我從頭到尾都沒提到要放著不管!而且小櫻可是我的得意門生,就跟妳一樣,我不可能就這樣放著不管的!」綱手大聲的對著靜音道,隨後站了起來,「走吧,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一回事。」

  「是!」「喔。」靜音與鳴人回。靜音的聲音聽起來很著急,但是又不敢跟綱手說明,畢竟自己只是她的跟班罷了。

    ※※※

  「卡卡西,小櫻的情況怎麼樣了?」一進到病房內,綱手劈頭就向卡卡西詢問。

  「我試著詢問她一些有關她自身的事,但都是徒勞無功。」蒙著面罩無法看出表情的卡卡西,從聲音上約可聽出他對這個學生的愛惜。

  「小櫻……」靜音試著喚著小櫻的名字,但得到的是無聲的回應。

  「欸!『小櫻』到底是誰啊?」眼前的櫻髮女孩的問題,令當場的人完全不知所措。

  「『小櫻』就是妳呀!」鳴人大喊著。他心痛,最好的朋友才剛走不久,為何老天要跟他開個如此大的玩笑?被自己最重要的人給遺忘的滋味可不是好受的,更何況還是自己最愛的人。

  「鳴人,卡卡西,你們先出去,我要對她進行治療。」綱手道。靜音聽到綱手的這句話後,就將病房中的窗簾給拉上。


    第四片 激戰!


  「綱手大人不好了!」靜音打開火影辦公室的大門後道。她的表情似乎活像是拿到了炸彈一樣。

  「什麼事情會比小櫻失憶還要來的糟嗎?」綱手對著慌張的靜音用極為不悅的神情道。

  「剛剛接獲了湯忍者村說要攻打木葉的消息。疑似是因為小櫻的動作太大,導致湯忍者村要我們交出小櫻,否則將對木葉不利。該怎麼辦,綱手大人。」

  「……我們不可能交出春野櫻,也不可能讓他們對我們不利,若他們要攻打木葉的話,那我們決定奉陪到底!」綱手沉思了一會兒後道。怎麼可能犧牲部下而保護村子呢?就算這麼做好了,鳴人也有可能跟上次卡卡西一樣,不顧我的命令去救小櫻。(想知卡卡西的情節詳情請去看火意志的繼承者)

  「那……我們的對策是……」

  「手邊正在待命的上忍的多少?」

  「包括鳴人跟小櫻的話,是全部。」

  「全部?有這麼多嗎?」綱手不解的表情全寫在臉上。

  「是的,因為上個任務的關係,所以他們正在休息。」

  「那暗部呢?」

  「除了上次任務受了重傷的寧次與鹿丸之外,其餘的全都在駐守邊界。」

  「是嗎……」綱手又陷入了沉思。現在不可能要小櫻上陣,畢竟失去記憶的她在戰場上是很危險的。靜音的臉上帶著憂慮的字樣,她擔心著身為師妹的小櫻,失憶的她自然是無法上場,這樣就會失去了一份戰力,但如果她在正式出動之前恢復記憶的話,那將會是一大助力。

  「要派出小櫻上前應戰嗎?還是您另有打算?」

  「鳴人在她旁邊看著她吧?」

  「嗯,幾乎可以說是寸步不離了。」靜音答。自從小櫻失憶了之後,鳴人幾乎每晚都徹夜未眠,就是為了要讓小櫻想起以前第七班的回憶,但為何肯為了小櫻做到這個地步呢?這個問題不論靜音怎麼想都想不出答案。

  「好!我要鳴人在一個月之內讓小櫻恢復記憶,做得到的話是最好,做不到的話就必須要有失去她的覺悟!」

  「這也太強人所難了吧!雖然鳴人是寸步不離,但要他在一個月之內,這根本就不可能吧!」靜音很直率的說出她的想法。雖然鳴人是曾經救了這個村子的英雄,但是他會為了村子而讓小櫻的記憶恢復嗎?怎麼想都不可能會在一個月的時間內完成,這個任務對他而言真的是太重大了。

  「那可不見得,別忘了還有卡卡西在,雖然有愛人在的效果是最好的,但是佐助已經不在了,這兩個以前的夥伴一定會設法讓小櫻恢復記憶的。」

  「綱手大人,您也太抬舉鳴人了吧!」

  「別再多嘴了!還不趕快去告訴鳴人跟卡卡西這件事!」

  「是!」綱手突如其來的大吼,讓靜音嚇了一跳。

    ※※※

  「就是這樣,所以你們要在這一個月的期間內設法讓小櫻恢復記憶,但是如果無法恢復記憶的話,我們可能就會讓小櫻直接上場了。」靜音娓娓道來綱手所要傳達的話後,依舊露出擔心的模樣。

  「怎麼可以要一個失憶且毫無戰鬥力的人上場戰鬥呢?」鳴人聽了綱手的命令後道。要他幫小櫻恢復記憶是可以,但是無法恢復記憶的話就要她直接上場,這太超過了吧!

  「我有個好方法,就算無法恢復記憶好了,至少你們可以先教她一些戰鬥的技巧,這樣至少她還能保護自己。」靜音對著卡卡西與鳴人道。是啊,如果無法恢復記憶的話,她會一些戰鬥技巧至少在戰鬥中可以派上用場。可是就算有沒有恢復記憶好了,她還是要上場戰鬥,這場戰役對她而言太艱辛了。

  「這樣也好,就算是真的沒辦法恢復記憶好了,至少她不會是我們的絆腳石。」聽到綱手的命令到現在才發言的卡卡西,似乎是經過深思熟慮之後才贊成靜音的提議。

  「可是,真的要派小櫻上場嗎?她不是對方的目標嗎?」鳴人提出他的疑問。沒錯,對方是衝著小櫻來的,叫她上場的話簡直就是在告訴對方『請抓走她吧!』綱手應該沒那麼會被騙吧?

  「鳴人,就試試看吧,說不定能夠讓她恢復記憶呢!而這成功的關鍵就在於你。」卡卡西對著鳴人道。因為你是意外性第一的忍者啊!

  「……好吧,我試試看,但如果沒能成功的話要怎麼辦?」

  「我會教她幻術的,這一點你就不用擔心了。」

  「好!我絕對會讓她恢復記憶的!」

  「那我先走了,如果什麼事的話,再來找我。」靜音說完之後就離開小櫻的病房。

    ※※※

  「……大概就是這樣,有什麼問題嗎?」卡卡西對著小櫻問。自從靜音告知他們讓小櫻恢復記憶的命令後已經過了一個星期了,卡卡西每天都在教導小櫻有關忍術與幻術的知識,而小櫻也學得很快,讓卡卡西不禁感嘆不論是有無記憶的她,天份都還是如此的高。

  而鳴人負責的部分――讓小櫻恢復記憶,雖然並不是毫無起色,但還是勉強的記起了同期忍者們的名字。最讓鳴人不解的是,明明同期忍者們的名字都記起來了,為何佐助的名字卻遲遲無法記起呢?

  「鳴人,記憶的部分……還是只有佐助的部分記不起來嗎?」卡卡西轉向鳴人問道。

  「……」鳴人低頭不語。或許當初就不該讓她獨自一人上陣的,才不會有現在失憶的情形。現在的小櫻根本就不是小櫻啊!

  「是嗎……」卡卡西此話一出,現場氣氛頓時降到冰點。

  「如果我沒在三星期前恢復記憶的話,是不是就要上場戰鬥呢?」坐在病床上的小櫻問道。對,如果三個星期後,小櫻再不恢復記憶的話,綱手奶奶是否就要派小櫻上場呢?抱著決不能讓毫無記憶的小櫻上場的決心,鳴人決定再試一次。

  「小櫻,我問妳喔……」

    ※※※

  兩個星期過後,小櫻還是無法將佐助――這個她曾經最愛的人給記起,反倒是對鳴人的感覺從陌生人到朋友,也許是朋友以上戀人未滿的那種感覺吧,只是兩人都還不知道罷了,這讓村子裡的人都議論紛紛。

  「就是明天了,小櫻到底恢復記憶了沒?」綱手在火影辦公室內對著她的跟班靜音大吼。

  「根據鳴人與卡卡西的說法是還沒。」

  「是嗎,那就沒辦法了,馬上召集所有的上忍與寧次跟鹿丸。」綱手道。

    ※※※

  「聽好了,雖然這很麻煩,但是這次敵人進攻的路線可能會從這邊,也有可能會從這邊,但從我的觀點來看,最有可能的做法是兩面夾攻。」鹿丸指著地圖道。

  「所以我們至少要分成兩個中隊囉。」天天聽了鹿丸的說法後道。

  「基本上是這樣,但是我們不是只會防守的笨蛋,我們當然也要進攻,所以兩個中隊中還要再分成兩個小隊。」鹿丸運用他那IQ兩百的頭腦道。

  「那,其中的兩個小隊就是要進攻的囉。」這次是牙說出他的想法。

  「沒錯,那現在開始分隊,每一個小隊至少要有感應能力的隊員,而我們這裡正有兩個能用白眼的隊員、兩個能夠使用忍犬的隊員,這樣已經就足夠了,原本是想說要隨機增派一名能用醫療忍術的隊員在其中兩隊中的,但是因為小櫻失憶了,所以就拜託你了井野。」

  「好的。」井野點頭道。

  「接下來就是……」

    ※※※

  「小櫻妳還好吧?」鳴人道。鹿丸分配好隊員之後,立即往不同的目的地前進,而鳴人跟小櫻則是分配到能用忍犬的卡卡西一組。

  「嗯,還可以,只是不怎麼習慣在樹上移動。」小櫻帶著勉強的笑容回。

  「等一下,沒想到敵方這麼快就來了啊。」卡卡西示意要鳴人跟小櫻停下。

  「終於等到你們了,把你們的櫻髮女子交出來!」湯忍村的其中一名忍者道。聽他們的說法,看來應該已經在這埋伏很久了。

  「如果我們說不呢?」鳴人帶著挑釁的語氣道。

  「居然敢瞧不起我們,上啊!」那名忍者指示著他後方的忍者們,湯忍村的忍者們像是很久沒有戰鬥過似的,全都往鳴人等人方向衝過去。

  「就這麼點人啊,看我的,影分身之術!」鳴人手上的印比出來之後,約五十個鳴人將湯忍村的忍者團團包圍。

  「可惡,居然會用影分身之術,不過我的這一招應該會讓你的影分身無效吧?」鳴人一聽到對方說的這句話後立即將頭轉向聲音的來源,他沒看錯吧?小櫻被對方給抓住了,他們一開始的目的本來就是小櫻了,現在這樣不就是正中下懷嗎?

  「鳴人,別著急,你一著急他們可能就會做出對小櫻不利的事。」卡卡西制止想衝向前的鳴人道。

  「可是、可是,現在小櫻在他們的手上,就算我不著急好了,他們還是會做出對小櫻不利的事啊!」鳴人對著卡卡西大吼。他會大吼也不是沒有原因的,已經失去了一個夥伴了,現在自己的夥伴、又是最愛的人在對方的手裡,能不著急嗎?

  「交給我吧,我會讓她平安歸來的!」卡卡西用鎮定的語氣道。隨後只見敵方將小櫻放到一旁,手開始快速的比印。「火遁‧火龍炎彈!」

  「水遁‧水龍彈!」在對方將小櫻放在一旁時,卡卡西就將他那斜戴在眼上的護額向上拉起,露出那昔日夥伴送他的慶祝晉升上忍的禮物――寫輪眼,手也跟對方一樣開始快速且複雜的結印。

  火龍炎彈與水龍彈在空中交錯著,並且冒出大量的水氣。水剋火,他玩完了!正當卡卡西這麼想的時候……

  「風遁‧螺旋丸!」鳴人從上空中使出螺旋丸,並往敵方衝過去。這一發螺旋丸令卡卡西的水龍彈威力大增,敵方的火龍炎彈馬上消失無蹤,水龍彈失去了相互支撐的力量後,幻化成一般的水退去,但因螺旋丸的威力未減,變成了一波波的浪濤往敵方的方向撲去。

  「啊!」被水給帶走的小櫻發出了慘叫,聽到小櫻的叫聲的鳴人與卡卡西,回頭看到被水沖走的小櫻。她後面是……石頭!

  「小櫻!」鳴人見此狀立即衝了過去,但為時已晚,小櫻的後腦勺已撞到那顆岩石。撞到石頭的小櫻立即昏睡過去,任憑水無情的從她的頭上蓋過。

  「小櫻……小櫻……」鳴人搖晃著小櫻的身軀。叫不醒,怎麼辦?剛剛有水蓋過她的頭吧?那就要趕快做CPR了。

  只見鳴人將小櫻的額頭往下壓、抬起下巴,他將頭靠近小櫻的口鼻,以確認是否沒了呼吸,確認了之後,只見他不慌不忙的對小櫻進行人工呼吸,隨後將手重疊在一起往小櫻的中央胸骨處按壓。

  「嗯……這裡是……啊-!你在做什麼啦鳴人?」正準備重複第二次人工呼吸的鳴人,與小櫻的眼睛對看了之後,隨後遭到小櫻的怪力攻擊。

  「你剛剛是不是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小櫻很刻意的與鳴人保持距離,但從她的語氣來聽,她應該是非常害羞的。

  「因、因為妳剛剛溺水了,所以我剛剛在幫妳做CPR。」鳴人搓揉著被怪力攻擊的肚子道。CPR……CPR……啊-!那他絕對有做這件事了!

  「你……你……你剛剛是不是……有……有……」聽到鳴人幫她做CPR的小櫻,語氣馬上180度大轉變。也許是失憶時對鳴人產生的情感讓她徹底對佐助死心了,因此才會有這種舉動。

  「有什麼?」鳴人看著行為舉止都相當怪異的小櫻道。

  「有……有……」只見小櫻吞了口口水,看樣子是在猶豫著是否要說出來,只見她往鳴人的方向走去。

  「到底有什麼嘛!」看到小櫻突然往自己的方向走過來,鳴人倒是無意識的向後退,直到他退到無法再退,他還是不懂小櫻到底要做什麼。

  「有……這個啦!」小櫻的表情像是豁出去似的,只見她蹲了下來,自己主動的將自己的唇覆在鳴人的唇上。等等,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小櫻要這樣做?完全不懂小櫻舉動的鳴人,任憑小櫻的唇停留在自己的唇上。

  「我……現在終於懂了當時雛田的心情了。」將唇移走之後的小櫻道。她的臉上有微微的紅起來。

  「咦?等等,小櫻,妳恢復記憶了?」雖然聽不懂小櫻所說的,但是記憶的問題卻是自己所牽掛的。

  「好像是在昏迷的時候吧,那時就恢復了。」小櫻看著鳴人道。問這個要做什麼?

  「那妳剛剛……那個吻是……」

  「咦?剛剛?那個,那個嗎……」小櫻的臉更紅了,她甚至不敢面對著鳴人。怎麼好意思說我喜歡他呢?

  「我還以為那時的妳還沒恢復記憶呢!」鳴人一說完後,小櫻的臉簡直就跟紅蘋果沒什麼兩樣。

  「那個……聽我說,鳴人。」小櫻面對著鳴人道。她的臉還是紅的不行。

  「嗯?」

  「我……我……我喜歡……」正當小櫻要說出「你」這個字的時候,突然一個男音插進來道。「原來你們沒事啊!看樣子小櫻也好像恢復記憶了。」

  「卡卡西老師!」鳴人看著站在樹枝上的卡卡西道。可惡!差點就能講出來的!小櫻的內心大喊著。

  「小櫻,妳要說什麼?」鳴人轉過頭問身旁的小櫻。

  「嗯……沒什麼。」小櫻敷衍道。可惡的卡卡西老師!居然破壞這麼好的氣氛!

  「既然我們這邊與那邊都解決了,那就回村子去吧!」卡卡西對著他的學生道。

  「喔!」


    第五片 情感(完結篇)


  自從湯忍村攻打木葉已經經過了一個月,當時小櫻想要告訴鳴人的事到現在仍然還是無法傳達給他,每當要啟口時總是被打斷,這倒是令小櫻有點不耐煩。

  今天小櫻仍然嘗試要將埋在心裡的話,完好無缺的傳達給鳴人。

  「那個,鳴人,你有空嗎?」任務結束後,小櫻叫住正打算要回家的鳴人。

  「嗯?有啊!要做什麼?啊!該不會是要約會吧!」鳴人轉頭看著小櫻道。

  「算是吧,其實我有一件事想跟你說……」一看到鳴人的眼睛,就像是他的眼神會刺人一樣,小櫻將頭別了過去。

  「有什麼事?」

  「就是……叫我怎麼說啊……」小櫻說到一半,音量突然變小,簡直就像是雛田的翻版。

  「妳剛剛說了什麼?」鳴人突然湊到小櫻的面前道。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小櫻有點驚嚇。

  「作什麼啦!幹嘛靠得那麼近!」小櫻連忙往後退了幾步。

  「小櫻,妳到底想要說什麼?」

  「我想要說的是……鳴人,你聽了可別嚇到。」小櫻像是已經鎮定下來,她冷靜的說。而一聽到小櫻這麼說的鳴人則是點了頭。該不會她要抱怨吧?

  「我……我……」小櫻吞了口口水後,提起勇氣打算要跟鳴人告白。

  可是就當她要說出『喜歡你』的時候……

  「啊!是英雄欸!簽名、簽名!」正好有個小朋友經過,看到鳴人便指著他大喊,且拿出不知藏在哪裡的簽名板出來。鳴人見這位小朋友的熱情,便爽快的簽上他的名字。

  「哇!明天可以拿去跟同學炫耀了!謝謝你!」那位小朋友得到簽名之後,向鳴人稍微行了個禮,就又跑又跳的走遠了。

  「要小心點喔!對了,小櫻,妳到底要說什麼?」鳴人看著遠去的小朋友,對著小櫻問道。

  「算了,我已經不想講了。」被打斷的小櫻,雖然心裡很氣憤那位小朋友,但還是裝作沒事,對著鳴人道別。

  這次的告白行動……失敗!

    ※※※

  幾天之後,小櫻還是提起勇氣決定再試一次。

  「鳴人,我要跟你說一件事。」小櫻正好看道在街上遊蕩的鳴人,便大喊。

  「什麼事?」聽到是心愛的人呼喚他的名字,鳴人的語調整整提高了約一個KEY。

  「是很重要的事!」小櫻就向是在隔街大喊似的,她對著對面的鳴人道。

  「那到底是什麼事?」鳴人也對著對面的小櫻道。

  「就是……我……」就跟上次一樣,正當小櫻要說出重點時……

  「啊!找到了,找到了!鹿丸!鳴人他在這!」牙突然出現,並擋在鳴人跟小櫻之間,對著人還不知道在哪的鹿丸道。

  「找我有什麼事嗎?」鳴人看著牙道。

  「當然有事啊!火影大人正在找你呢!」牙對著問號滿天飛的鳴人道。

  「咦!綱手奶奶找我?那肯定是一件相當不得了的事。」鳴人用開玩笑的語氣道。

  「所以你趕快過去吧!不然我可是會被大卸八塊的!」不知道什麼時後出現的鹿丸拍著鳴人的肩道。

  「那小櫻,再見!」

    ※※※

  幾天之後,失敗了好幾次的小櫻,已經出現了放棄的念頭,但是內心卻告訴她絕不能放棄!一放棄的話就等同於放棄妳應得的愛情。是啊!如果我現在放棄的話,也許雛田就會介入了,現在不管誰怎麼想,我都一定要豁出去!

  「鳴人,你這個星期六有空嗎?」一樣也是任務結束時,小櫻丟了個問題給鳴人。

  「沒有欸,不過我一定會挪時間出來的!」鳴人用他那燦爛的笑容道。當小櫻聽到這個答覆時,她的心就向是抹上一層灰似的,整個臉都暗了下來。

  「不用特定挪也沒關係,反正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就當我沒問這問題吧。」低著頭說完這句話的小櫻,頭也不回的往自家方向走去。

  她怎麼了?小櫻有這種反應已經不是一兩次的事了,但這是鳴人感覺到她的反應比之前都還要來得劇烈。難道是自己的那句話嗎?看著小櫻遠去的背影,鳴人呆站在原地,不停的反問自己到底是做錯了什麼。

  呵,為什麼要問這問題呢?我真傻啊,雖然知道對方是喜歡自己的,但是他的心裡說不定還住著什麼人,而且我們都不是小孩了,不能再繼續任性下去了。坐在床上的小櫻看著昔日第七班的照片,腦子卻是一團亂。

  「小櫻,爸爸跟媽媽這個星期六要去外婆家處理一下事情,慶生的事自己來吧!」樓下傳來的女高音,小櫻很清楚的知道,今年的生日得要自己一個人過了。想到這,眼淚不禁的從她的眼中滑下,自從佐助去世後,這是第一次流淚,平常都是故作堅強,但她比誰都還清楚,其實自己是很軟弱的。

    ※※※

  幾天之後,也就是星期六,上次小櫻沒約到鳴人,所以她決定在家裡過生日。

  「先去甘栗甘吃紅豆湯圓,再去買酸梅來犒賞自己吧!」小櫻如此說著,穿著家居服的她,將門帶上之後,往甘栗甘的方向悠哉的走去。

  「目標出門去了!」井野躲在暗處,看著小櫻的背影,對著頸上的無線電道。

  「那作戰開始!」鹿丸一聽到小櫻出門去之後,馬上將同期的忍者全都叫到小櫻的家門前。

  「大家都知道要做什麼吧!」鹿丸看著每個人道。

  「嗯!」每個人也都很有默契的回答。

  「那就開始行動!要在小櫻回來前全部弄好!」鹿丸說完後,每個人都衝進小櫻的家裡,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小偷入侵民宅。

    ※※※

  逐漸西沉的太陽,發出橘紅色的光芒。小櫻拎著大包小包的戰利品,正準備進家門。當她的腳踏進屋內一步時,原本應是空無一人的屋子,突然間燈光全亮,祝賀的聲音此起彼落。小櫻手上的戰利品也隨之落地。

  「小櫻,生日快樂。」鳴人從他們之間走了出來。一聽到這句話,圓滾滾的淚水從小櫻的眼眶中落了下來。

  「你們……我都不知道要說什麼了啦!」小櫻哽咽的道。

  「那就說聲謝謝就好啦!」剛說完這句話的牙馬上遭到井野的拳頭攻擊。

  「你說的這是什麼話啊!」井野大吼,其他人也一同打鬧著。

  「不要一直站在這,趕快進去,包準會讓小櫻大吃一驚!」雛田道。

  「嗯。」小櫻跟著她的夥伴走了進去。一進去就看到派對用的裝飾品,桌上還有個蛋糕,蛋糕上插著蠟燭還寫著:「生日快樂,小櫻」

  「趕快吹蠟燭吧!」井野催促著小櫻。

  「嗯。」走到桌子旁的小櫻,坐了下來。

  「我的第一個願望是希望大家能夠趕快找到屬於自己的歸屬;第二個願望是希望大家的友誼能夠繼續保存下去,最後的是……」遵守著第三個願望絕不能說出口的規則,小櫻屏氣凝神的許著第三個願望。

  呼的一聲,蛋糕上的蠟燭全熄,切蛋糕的順序也沒少,大家也都逼問著第三個願望到底是什麼,當然壽星是不會輕易的說出口。

  歡樂的時光總是過得很快,一轉眼大家都要回家了,雖然大家都說要留下來幫忙,不過小櫻卻都推掉了,但卻沒有推掉鳴人。

  「你想知道我第三個願望是許什麼嗎?」收拾著碗盤的小櫻詢問著正在拆裝飾品的鳴人。

  「妳要告訴我嗎?」拆著裝飾品的鳴人反問。

  「反正遲早都要告訴你的……」走到流理台的小櫻道。聽到這句話的鳴人驚訝的停下手邊的工作,看著小櫻。

  「我……喜歡你。」這句話雖然小聲,但兩人都聽到了。

  「小櫻……」鳴人走到小櫻的背後呼喚著她的名字,而小櫻轉頭過去正好對著鳴人的眼。鳴人霸道的將小櫻抱住,並將自己的唇溫柔的覆在小櫻的唇上,而小櫻也沒有反抗的意願,這一刻起他們已經是男女朋友了。

  「吶,小櫻。」將唇移開卻仍然抱著小櫻的鳴人道。

  「嗯?」

  「我生日那天我們結婚好嗎?」鳴人看著懷裡因為這個要求而逐漸臉紅的小櫻,期待著她的回應。

  「嗯。」懷中的女孩已經害羞得一直將臉往自身的身子靠。聽到這回應的鳴人又將唇覆上小櫻的唇上,一直以來所尋求的幸福原來一直就在身邊。



    番外篇 生日

  「就是明天了,我要帶什麼去呢?跟往常一樣好了。」春野櫻看著牆上的日曆喃喃自語著。明天,也就是七月二十三日,宇智波佐助的生日。生日總是要開開心心的過嘛!不過對佐助的同伴們而言卻不是這樣。因為佐助已經不在了,他的生日也變成了忌辰。每年只要到了這一天,與佐助最好的夥伴――漩渦鳴人與春野櫻就會帶著佐助生前最愛的食物去祭拜他。

    ※※※

  「小櫻,妳好早喔!」看著眼前的墳墓與鮮紅欲滴的番茄,對於鳴人的話視為理所當然的小櫻,早就預料他也會出現在這裡了。每年都是他先到,今年她要比他早到!

  「你帶了什麼來看他?」小櫻轉過頭去看著那有著一頭金髮的鳴人。

  「柴魚口味的飯糰。」

  「怎麼又跟去年的一樣!」她抱怨著。鳴人則是看到擺在墳前許久的番茄。

  「妳也不一樣?」

  「那是因為他喜歡吃這個嘛!」小櫻別過頭道。

  「每年都在吵這個,我又不可能帶別的東西來,他又不喜歡,萬一惹他不高興半夜來找我怎麼辦?我可是怕死幽靈的!」聽到鳴人幽默的話語,令小櫻不禁笑了出來。

  「那讓他來找我不就好了嗎?」小櫻笑著道。

  「那可不行!萬一他說要把妳一起帶走,那我怎麼辦?」

  「那就一起走啊!」小櫻帶著開玩笑的語氣道。

  「在那邊當火影?我才不要!我要這裡當火影!」火影這個名號,是鳴人一直以來都在追求的,就如同他追求小櫻一樣。

  「好好好,你難道就沒有什麼話想對佐助說的?」小櫻收起笑容對著鳴人道。

  「還能說什麼?想說的都在喪禮那天說完了。」鳴人看著墳上的名字道。

  「是嗎?」話一出,兩人就不曾有交談了。良久,一顆雨珠落在小櫻的鼻上,緩緩的雨勢突然愈變愈大,最後成了傾盆大雨。

  「我要回去了,再待在這裡我不知道會做出什麼舉動。」小櫻的聲音聽起來鼻音濃厚。她在哭?因為這場雨,打在臉上的雨就如同眼淚般的從臉頰上滑下,在這個時候哭泣也看不出來。

  「……」鳴人不發一語的看著小櫻離去。她還喜歡著佐助吧?這個問題自從佐助回村之後就藏在他心裡許久。

  佐助,你應該不介意我去追她吧?鳴人看著墓碑在心裡問著碑上的名字。

  一陣風吹過之後,天空放晴了,而他帶著一抹笑容離開了墳場。



    番外篇 婚禮

  十月十日,對木葉忍者村來說不是個什麼重大的日子,但對春野櫻與漩渦鳴人來說可是個重要的日子。

  這一天,不僅僅只是漩渦鳴人的生日,也是他跟他老婆大人的結婚紀念日。

  話說從頭,從小櫻告白之後,他們便說好了鳴人生日當天就要結婚的,也不管家人是否反對,雖然鳴人已經沒有家人了,但小櫻可是還有家人的,所以他們就找了個時間去『請命』。



  「爸,我想跟您談談。」小櫻對家中有主權的父親大人下手,她認為如果男主人不行的話至少還有女主人,若再不行的話她還有外婆可靠。

  「嗯?我的女兒會跟我談什麼呢?」

  「爸,您認為女孩子像我這種年紀結婚會不會太早了?」她想先刺探下父親的想法,因為得罪了他,恐怕連跟鳴人在一起的權利也會被剝奪呢!

  「嗯……過得幸福就好了,女兒呀,妳問這個是要作什麼呢?」慘了,這話有點說得太白了,搞不好她父親已經知道他那唯一的寶貝女兒在想些什麼了。

  「沒作什麼,反倒是爸,您是幾歲時跟媽結婚的呢?」既然這種說法不通,那我就換個說法!小櫻靈活的運用她的腦袋。

  「嗯……我想想……大概是我十八歲,妳媽十七歲時吧?」此話一出,他寶貝女兒便瞠目結舌了。她不敢置信,這麼早就結婚,她一直都沒問父母親結婚時的年紀,沒想到這一問反而讓她嚇了一跳。

  「喔,如果女兒也在這時候結婚的話,您會怎麼說?」一聽到小櫻這麼說,眼前的長輩臉色突然變了。慘了,該不會我說錯了什麼吧?小櫻在心裡問道。

  「那得要看對方是誰……」

  「嗯?怎麼了,你們在談什麼?」這個家的女主人從廚房走進客廳坐了下來,面帶微笑的道。

  「沒什麼啦,只是在談人生大事。」小櫻對著她母親道。如果她說的太明的話,可能這一輩子都要當個『老處女』了!

  「妳女兒想婚啦!」她父親盡可能的用平穩的語氣道,但卻還是透露出些憤怒。

  「哦……那對方是誰呢?」怎麼都是在問對方是誰呀?小櫻納悶的在心裡道。對象真的有那麼重要嗎?做子女的可能不會知道為什麼結婚之前要先經過長輩的同意,他們可能只是會覺得囉哩八嗦的麻煩死了,怎知天下父母心啊!這個道理得要到他們要嫁女兒或娶媳婦時才了解。當然,咱們木葉的醫療忍者春野櫻也是其中的一份子。

  「是……鳴人。」她小小聲的道,但聲音還是被她父母給聽見了。

  「鳴人?那個九尾的?」她父親輕皺眉頭。天哪,他這女兒到底是得了什麼失心瘋啊?之前倒追那個宇智波小子就算了,這次居然是九尾的祭品之力?就算天塌下來好了,他也絕對不會允許的!

  「鳴人……不錯啊!他這個人正直、光明磊落,跟宇智波不一樣,我同意,老公,你該不會說你不同意吧?」真的是母女連心呀!當她母親用具有威脅性的眼神盯著她父親時,他那個樣子不禁讓她笑了出來。

  「好吧,我答應,什麼時候舉行婚禮?」男主人勉為其難的答應了,這讓內櫻大喊愛情勝利!甚至好像可以看到她拿著一張愛情萬歲的旗幟到處奔跑呢!

  「他生日時,十月十日。」

  「那還有點時間,其他的事我們辦就好了,你們年輕人就好好享受一下戀愛的感覺吧!」真沒想到她父親會說出這種令人害臊的話。

  「是,屬下遵旨。」小櫻用開玩笑的語氣道,全家都是歡樂的笑聲。

  光陰飛逝,時光如梭,很快的就到了婚禮當天。

  「欸,祭,你說我這樣帥嗎?」準新郎――漩渦鳴人穿著西裝對著昔日夥伴問道。

  「書上寫說當別人問你這要如何的時候,其實內心很希望你可以很肯定的回答他。」祭拿出不知道放在哪裡的書道。

  「喂,祭……不要每次都仰賴那些書籍好嗎?偶爾也是要看情況的。」準新郎抱怨著。他無法理解為什麼祭要照著書上面所寫的去做,他認為這樣根本就無法更加了解正常人的心裡是怎麼想的;他更無法理解,為什麼每次祭都要在一旁不看情況就說出些他無法理解的話語,即使它並不深奧。

  「鳴人,我覺得有時看書也是一件好事,也許你根本就沒看過書,所以才會那麼說吧。」祭很坦率的說出自己的想法。

  「我……當然有看過書呀!只不過看沒幾分鐘就找周公去了……」他的個性,怎麼適合看書呢?書對他而言根本就是個束縛,雖然之前小櫻有跟他說過要他去看書,但他根本就跟書無緣呀!

  「依你的個性的確會這樣,不要再聊了,除非你想等下被小櫻打。」在一旁的牙看著牆上的時鐘道。

  「好啦……」應聲之後,步入了禮堂。

  站在牧師前,等著新娘到來的鳴人,環顧著整間禮堂,禮堂內的走道佈滿了花,席位上坐滿了同期的夥伴們,這是他所料想不到的。從被排斥到被接納,甚至與自己暗戀許久的女孩結婚,他開始懷疑著這一切都是個夢,他下意識的掐了掐大腿,嗯……會痛,不是夢也不是幻術,這一切都是真的!

  「新娘來了!」眾人隨著聲音往門口一看,著禮服的小櫻正往鳴人的方向走去。這是他第一次覺得她比天使還漂亮的時候了,雪白色的禮服將她凹凸有緻的軀體緊緊包裹著。

  「真是郎才女貌呀!」從席上突然冒出這一句話,雖然大家都是同甘共苦的好夥伴,但有些話從他們的口中出來,感覺就是有點怪怪的。

  「咳咳……」牧師清了清喉嚨之後,便執行著他的工作。



  「哇……哇……」約一年之後,漩渦宅內出生了一對龍鳳胎,男娃長得就跟父親一樣,而女娃則長得跟母親一樣。

  「欸,鳴人,你說我們會不會被這兩個小鬼給累死呀?」小櫻看著自己懷中的娃兒與鳴人懷中的娃兒道。

  「就算累死好了,這也值得!」鳴人答道。只要能與妳在一起,無論是多麼累人或多麼難受,我都值得!因為這就是幸福。

題目 : 小說同人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rackback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漩渦鳴櫻

管理人:漩渦鳴櫻
更多關於俺
已調聲曲目表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FC2計數器
搜尋欄
連結
歡迎MARK
QR
Powered By FC2部落格

馬上開始部落格吧!!

Powered By FC2部落格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